蝶迁

笔名同ID:蝶迁
周庄梦蝶,时过境迁。
写手养成中…… 请请多多指教。

ONLY ONE(改稿)

上一稿匆忙仓促自己都嫌弃,稍微轻松下来改了改,但求自己问心无愧吧,专注国设历史本家梗√


CP米英,不拆不逆。


原作APH  黑塔利亚



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×亚瑟·柯克兰


国设尊本




费城的自由钟声响起,你悄然降临——你是世界的唯一。


是我唯一的世界。



那小子似乎又长高了。


当初从那片新大陆上带回来的那个孩子,又长高了。


亚瑟看着在院子里鼓捣积木玩具的小阿尔,心里想着。


端起茶几上的茶杯,抿了一口,又放回原位,站起身,走向院子里那个活泼可爱的身影。“阿尔,过来休息会儿。”


“英吉利啾!你快来看hero的城堡!是不是很漂亮~!”


“一座很华丽的城堡,阿尔你很厉害呢。”


亚瑟看着只到他膝盖高的阿尔弗雷德,温柔的笑着回答,然后蹲下身去,摸摸他柔软的头发,看着他活像小花猫的脸,憋笑憋得有点辛苦,调整好气息,拉起他的手往回走,“现在是下午茶时间,快去洗洗你的小花脸。”说出来的的时候亚瑟还是觉得很好笑,于是尾音有点儿发颤。


阿尔没有迈出步子,低着头像是在思索什么,亚瑟有些诧异的回头,发现那双剔透的蓝眸正直直的望着他,带着兴奋和激动,以及下定了决心的坚定。


“hero决定了,以后要盖一座一模一样的城堡,英吉利啾我们一起住!”


伸出小拇指,笑得无害而纯粹,这大概就是小孩子可以任性的特权吧。亚瑟重新转过身,弯下腰,用他的小指勾住了他的小指,同样带着满脸的阳光,灿如星辰。


——“好啊。”


即使他的常态,是那静谧深沉的森林。


耳边犹似那年那片草原上的风声呼啸而过,也是同现在一样,面前的天使带着世间最无瑕的笑容,抬着头与他对视,何其广袤的空间,奈何这两人眼中只有彼此。


心脏悄悄开了个洞,一股气流趁虚而入,带来一阵酥痒,无意间埋下的种子,在心里哗啦啦的发了芽,不知道开出的是什么花。


花期是短如蜉蝣还是地久天长。


It is not for nothing he gave up his freedom. *


亚瑟的卧室里,放着一个陈旧的木质书架,看得出岁月的沉淀,但是并没有摆满很多书,只是在最底层摆了几本古老的魔法和韵脚精巧的诗集,——而这最上面的,是一个制作有些粗拙的士兵玩具,和一套陈旧的西装。都有些落灰了,亚瑟一边想着一边打理,娴熟自然,显然已经习以为常。


没有人会一直并肩,即便同行,岔路在所难免,选择各有不同。


我想我应该尊重你的选择。


即使我有无数个不接受的理由。


彼时,亚瑟珍惜这样为数不多的清澈,甚至有点儿贪婪,因为面对孩子,只需诚心即可。


此时,亚瑟选择沉默回忆,看着士兵玩具,空气中仿佛荡起那声激动兴奋的欢呼,渐渐消散,不可闻,而后再看着那件西装发愣


——他只选择他的选择。


好巧,我也是。


因为我不仅仅是我,不仅仅是亚瑟·柯克兰,而你也不仅仅是你,不仅仅是阿尔弗雷德·F·琼斯。我们的身后,是我们的血肉。


我们背负着责任。


人生不过百年。


于国家而言,百年,一轮回。它们有更多百年要走。


美好存在的意义就是不断的消逝。


怀念使它更陈更醇。


永远霸占着某人的回忆。


亚瑟乐此不疲。


十年树木,百年树人。时间会做最好的见证人。


然而他们早已默契的认命——

The only one.


白昼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渐渐变长——大概是从他说从此你就是我弟弟,从他跑过去安慰似的扯住他的衣角,从他和弗朗西斯打赌,从他踏上那一片新大陆,从他降临在这个世界开始,他们就已经是彼此的唯一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注:*引用自泰戈尔《新月集》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words by 蝶迁 2015.7.10
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