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迁

笔名同ID:蝶迁
周庄梦蝶,时过境迁。
写手养成中…… 请请多多指教。

孤寂的灵魂——《左耳》书评影评,纠缠不清的就是爱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孤寂的灵魂

      大雨滂沱,白雪飘飘,是谁抚平你的焦躁,吻过不安的眼角,在这片绝望的荒芜中,给你一个温暖的拥抱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题记

      2015年4月25日,一个普通的星期六早上,“叮铃铃——叮铃铃——叮铃铃——”尖噪刺耳的闹钟铃声在枕头边想起,像是从一片混沌中瞬间剥离出来,我从迷糊的睡梦中被生硬的惊醒,8点整,我定定地坐在床上,被突然拉回现实应有的发呆后,我开始穿衣服叠被子整理蚊帐,然后从上铺爬下来——如同每一个星期六早上一样,我得赶去教室上两三个小时的自习,如同精密机器一样,我洗漱完毕背上书包走出了女生公寓,——似乎又有什么不一样了呢。

      2015年4月25日10点30,教室,经过两个小时艰苦卓绝的奋斗,与作业大战三百回合暂时落下帷幕——我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。上帝作证,我是一个坏姑娘,我不爱其他人,只爱我自己,我满口谎言,从来不骗自己的心,我不要疯狂的青春,我只要想要的自由。——已经一年了,我等它的出生,已经等了整整一年了。大概是初二的时候,我进入了那个疯狂的世界,然后任凭时间这个最严厉的监护人把我慢慢拖回现实,渐渐淡忘了,麻木了,连曾经最刻骨的名字也想不起来,只是偶然间的回忆介入呼啸而过唤醒了弥留的伤痛,才明白我一直都不曾忘记,现在亦然。所以我用今天的两个小时,120分钟,赴这一场三年的约。

      关于青春这样被说烂的话题,或非主流,或文艺清新,或现实直白,各式各样的总结概括,总会或多或少的引起共鸣,但又不全面,那不完全是我的青春。我这么想着的时候,已经坐在大银幕前,11点40,开场。——我看见了,小耳朵,吧啦,张漾,许弋,尤他,蒋皎,天一中学的大门,低檐破败的老巷,面朝大海的天台,算了酒吧,拉面馆,雨伞,血色的花,以及青草离离的墓地。情节鲜活在我的脑海里,一个一个应接不暇的争相炸开来,我有些晕眩,故事还在继续,可我要跟上却有些力不从心,——因为我记起了,曾经铭心的他们。我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,但我却不想知道,也许我更想当一个路人,安安静静地看完它,然后单纯的被剧情所打动,然后带着感动安安静静地离开。但事实并非如此,记忆潮水般的涌进脑子,不堪负荷的像要炸裂,身边人的窃窃私语使我感到烦躁,我讨厌她们简单粗暴的善恶是非,——明明人生就是无常的,明明他们就是相爱的,明明他们是那么的美好,明明,说不清的纠缠,才是青春啊。

       不是结局的结局,这大概是这几年来小说改编成电影的一个弊病吧,情节的衔接,人物形象的丰满度,与原著的出入,都导致了很多没有看过原著的人对这部作品的误读,也成为了原著死忠的一个心结,虽然落了俗套,但不大影响左耳所要传递的青春爱情观:没有谁好,没有谁坏,没有谁对,没有谁错,只有谁对你好不好,你对谁爱不爱。年轻嘛,就是要任性一点,没有年少轻狂带来的苦果,何来日后小心翼翼的品尝爱情?

       无作不青春。我们都只是希望孤寂的灵魂彼此慰藉,惟愿此心无怨尤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15.4.25观电影《左耳》随笔



许弋专栏

——你是一颗绝望敏感的泡沫,十多年安逸的生活和孤寂,使你怕光,怕黑暗,只能独自蜷缩在许家这个温室中喘息生存。

       我最爱的就是许弋。没看过原著的人都无法理解,看过的不一定能理解,但我说过了,我对我的心不曾撒谎。

       他是真的怕光。当他看见那个姑娘拿着向日葵站在屋顶举着“我爱许弋”的牌子时,他是惊慌失措的,这明亮的,刺眼的,突如其来的光照进他的世界时,他逃了。但是却逃不过他孤独寂寞的内心。他敞开了尘封十几年的内心,一个乖乖男把最纯情的初恋给了一个女混混,何尝不需要巨大的勇气和决心,最后甚至因为她葬送了自己。自此,他就再也回不去了。那个乖宝宝许弋被他自己亦或是吧啦,他那慈爱的母亲,懦弱的父亲给绞杀了,不复存在。剩下一个寂寞敏感的他,自己一步一步,走向万劫不复。大学的时候他和小耳朵在一起是因为爱——小耳朵一如既往的爱他,他一如既往的贪恋别人的爱,因为寂寞孤独,因为缺少关爱,因为没有安全感,因为不信任他人,所以,他迫不及待地抓住了这束光——他也是害怕黑暗的。这样的人,如何叫人不心疼?一颗泡沫为了苟延残喘不断吞噬其他泡沫,最后会是怎样的结果?可想而知,自我毁灭。但是我真的很感谢饶大,在原著的最后,给了所有人一个完美的结局,许弋啊,你终于是找到了那个命中注定之人,我想,你最后到那边的世界,一定是快乐的。

      许家是许弋悲剧的根源,李珥和张漾都不是人生赢家,虽然他们各自收获了所谓的三种类型的爱情,但是真正的人生赢家是吧啦——她改变了所有人的生命轨迹,作为他们的人生转折点,刻骨铭心。这么说来,我倒是要感谢许家,在许弋十七岁以前给他富贵子弟的生活,给这个孤寂敏感的灵魂一份十七年的温暖,护了他十七年的平安喜乐,天真无邪。因为这一切自十七岁之后,皆为泡影。


评论

热度(1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