蝶迁

笔名同ID:蝶迁
周庄梦蝶,时过境迁。
写手养成中…… 请请多多指教。

嘿嘿嘿

raiki求安:

淘宝链接←点这个

淘宝上线啦!【最终价格是83,降价原因是他药的印场的奸细把内袖做成了绿色,外表没有变化啦。不脱外套就没事。

【p2纯属……表达爱意【喂……

 

手动抽奖一下吧,转发并留言【举手】,以1月1号晚上八点为最终节点,以回复总人数乘以3.1415926,取最后两位数字,按从前往后的顺序数,抽一个人送一对。超过百人再抽一对三位数

【例:

A:举手

B:举手

c:举手

总数3人,3x3.1415926=9.4247778,最后两位是78,就抽第78个人……(从A→C数)

【这个例子有点短,反正就是这个意思。

寒潮之前。

绿,红,枯。
料峭春寒。

【黄喻】欲说还休01

*飞鱼集活动✧٩(ˊωˋ*)و✧

*手动高亮【BEBEBE】【有角色死亡】【无三角关系】

*狗血有 私设有 ooc大概(?)有

*设定为黑道黄x黑道(?)喻

*请食用前自带避雷针

(´▽`)ノ♪let's go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Let the dead have the immortality of fame, but the living have the immortality of love.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泰戈尔《飞鸟集》

  ——让死者有那不朽的名,但让生者有那不朽的爱。

01.雨·夜

    七十岁的黄少天卧在老爷椅里,和每一个这个年龄段的老人一样,微眯着双眼,感受着从侧面窗户侵入的暖融融的阳光——这是冬日里不可多得的馈赠,阳光落在玻璃上,折射出细碎的金色,身上盖着卡其色的毯子,让他觉得温暖舒适,渐渐进入到一种介于清醒和睡眠的假寐之中。

     已是快走到尽头的生命,在想些什么呢?

     ——又能想些什么呢。

     大概是在记忆的梦里,那些光怪陆离模糊不清的片段,那些不绝于耳的水声,淅淅沥沥的像雨,滴——答——滴——答——听得人心悸,似乎在为这一时的荒诞虚芜配乐,好赞颂那段尘封已久的岁月,好凭吊那个隐秘伟大的故事。

    转眼又是大片大片妖冶的红,汹涌的黑暗也随之蔓延开来,浑浊中渐渐显现出一个少年的轮廓,在红与黑激烈的碰撞中,他安静祥和的侧脸有摄人心魄的魔力——这就是你年少时的…梦吗?

     雨声。还是雨声。铺天盖地的雨声,绵延不绝。黄少天突然睁大了眼睛,直愣愣地看着前方,略微急促地喘着气,这便是几十年来一直折磨他至死方可休的梦靥。

    他不是逃避的人,却总是不愿意去回想起那个人。

     ——终究是逃不过了。时隔多年,黄少天再次清晰的回忆起,那个单薄坚毅的身影。

    与喻文州的第一次面见,是在一个下着小雨的夜晚。

     夜已经深了,街道上鲜有行人,车辆也寥寥无几,这场雨从下午一直下到现在,没有丝毫要停的样子,怕是要下一整夜了。

     一条幽深的巷道里,只亮着一盏昏黄的路灯,丝丝缕缕的雨晕开光线,不远处传来急促的脚步声,喘息声伴随着水滴起起落落,一个少年匆匆忙忙地闯入这夜色当中,进入巷子后,飞快地反身掩在一堆杂物箱之后,侧过头探听着身后的情况,湿透的衣服贴在他身上,而他整个人如弓上之弦,未发犹发,绷紧全身时刻准备着应付一切未知的情况。

     还不到二十秒,从那个少年来的方向传来一片嘈杂的脚步声,停在了靠街道的巷道口,望着这纵横交错的巷道,有个小弟模样的问到:

     “大哥,这可往哪边儿追啊?”

     “妈的,这个小兔崽子跑得还真快,就他妈不该让他进这街区!弟兄们分成四路分头去找,找到就当场做了他!”

     “是。”

      那一大帮人四散分开,巷子里很快又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 少年迅速起身,猫着腰贴墙而行,步子轻快敏捷,移动得犹如鬼魅,灵巧地左拐右绕,愣是甩掉了身后那几十个人的追踪。

    自然是对这一片熟悉得很,但他也不逃命似的乱跑,似乎早有目的地。

    最后少年来到了一片废弃的建筑工地,径直走向一个亮着灯的工棚,尽管它看起来十分陈旧,还漏着雨,青年却无半分犹豫,走进去就看见里面放着用防水布包好的一个包裹,打开是一套干净的衣服和毛巾,他也不意外,开始换下身上的湿衣服。

     这时另一个脚步声响起,步子坚定有力,来人走进工棚,不像那群慌张的追兵,少年也不意外,背对着门口,自顾自的换衣服,连头也不抬。

     “黄少,今天我来接您回去。”

      来者如此说道。

      声音里不起一丝波澜,却也平淡自然,就如执行公务一般的公式化无瑕疵。

      倒是少年动作一滞,一把扯下方才套到一半的帽衫,堪堪遮住腰身,然后转过身单手举起一把枪,直指来人的脑门。

      霎时间局面扭转,风云变幻。

      干净利落,也不知道他是哪儿掏出来的枪。

      被称作黄少的少年,面容冷峻地与面前的人对峙,眼神里满是警惕和打量,“报上名字,我之前从来没有在蓝溪阁里见到过你。”

    借着有些昏暗的光,总算看清来人的脸,是个年龄相仿的少年,眉目清秀,肤色白净,嘴角总是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,双手插在裤兜里,眼神镇定自若,颇有些大胆地与他对视。

    即使命悬一线,来者也不曾外漏半分慌乱恐惧,他缓缓地举起双手,脸上泛起一个平和的微笑,

    “黄少未免太过惊乍了吧,”

     他浅笑着,带着些许玩味的魅惑,

    “我可是来救你的啊。”

      黄少往前逼了逼,枪口抵上了他的脑门,

     “别给我玩什么花样,”他凑到那人耳边,

     “听着,我最后再问你一遍,你叫什么。”声音低沉,语气里是赤裸裸地威胁,在这湿冷的空气里泛开一股更加刺骨的寒气。

      那人却不为所动,依旧笑盈盈地看着他,语气轻快,“你好,我叫喻文州。”

      黄少微微皱眉,“魏老大说的那个新人?”

      “是我。”

      两人静默良久,直到黄少缓缓放下枪,插回腰间,折身去收拾那些准备废弃的东西。

      像是一种默许的认可。

      莫名其妙。莫名其妙的敌意,以及莫名其妙的认可。

     “黄少,东西到手了吗?”那人例行公事一般地问到。

      黄少停下手中动作,略微瞥过他一眼,

     “那是必须的,也不看看我是谁!”

     少年稚气未退的脸上带着些小骄傲,与之前的冷酷疏远判若两人。

    喻文州总算见识了这位蓝溪阁少当家的喜怒无常,——毕竟还是少年模样的他们,接受起陌生与未知迅速异常。

     黄少天像是想起什么似的,转回身,颇有些郑重其事,“刚才是我冒犯,”他向着喻文州伸出手,

    “你好,我是黄少天。”

     黄少天脸上绽开灿烂的笑容,这或许是他的本意,友好温暖,但在喻文州看来,一如盛夏的骄阳,颇有些惊艳和炽热。

     夜风湿冷拂过脸颊,留下些细碎的质感,喻文州回握住黄少天的手,

    “请多多指教。”

     他的眼睛在无边的夜色里亮亮的,黄少天的手在冷风里凉凉的,瞳孔中映出彼此最初的模样。

     措不及防的相遇,黄少天没有意识到这是他生命中最美的邂逅。

      他以为喻文州和自己身边那群弟兄一样,这一切不过只是一次有些跌宕的相识,他们在以后也会成为共荣辱同富贵的兄弟。

     却不知道这是他七十岁都会怀念的十七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TBC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( •̀∀•́ )感谢大家接收我这屎一样的排版和谜一样的的画风…

其实这是一个200+的脑洞→2000+的文→2000+一章的成长过程……

非常荣幸能参加这个企划,但也非常抱歉没有完成脑洞,现在只能放出一张还进展缓慢…sorry

but绝对不坑【自己挖的坑跪着也要填完】更何况黄喻辣么萌啊啊啊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
顺便文州生日快乐!来年护好粉籍,继续当大蓝雨的脑残粉么么哒,比心。

中秋

倚窗遥望月,对镜梳风尘。

相逢无归期,朔月冷桂香。

相违无相忘,相见烛夜谈。

欲赴故人约,卿可知我愿?